九寨溝旅遊

九寨溝旅遊首頁 » 九寨溝人文

搶頭帕及浪寨子

《格薩爾王傳》

搶頭帕、浪寨子

浪寨子,是阿壩州一帶藏族同胞中一種古老而奇特的婚俗。

每逢春節、廟會、節假日等人們歡聚的時候,也正是未婚青年浪寨子的時刻。來自四村八寨的男女青年匯集在一起,大家都有著充分挑選、追逐自己理想戀人的權利。

浪寨子的序曲是搶頭帕。男青年一旦找到自己的意中人,不管認識不認識,也不管在大街、小巷、房前、路旁、通過一段神秘的跟蹤和觀察之后,悄悄靠近女身,趁其不備,從頭上搶去帕子。姑娘們的帕子被搶,立即意識到自己被人看中,羞澀地回頭觀看男子的體態、長相及舉止。小伙子卻故意轉過臉去,翻身上馬,留給姑娘一個神秘而富有誘惑力的背影。以馬蹄噠噠之音,翻開了浪寨子的序曲。

浪寨子的第一樂章,十分具有戲劇性。男青年騎在馬上,拿著頭帕,儼然一位凱旋而歸的將軍,昂首挺胸朝著事先看到的目標走去;姑娘則為一睹小伙兒的風采,在后面緊緊跟隨。等到了僻靜處,小伙兒才勒住馬頭,跳下馬背來到姑娘身邊。如果姑娘沒有立即要回頭帕,即表示愿意“交朋友”。兩人就此約定當晚約會的時間、地點。小伙得了這個許諾便躍馬揚鞭,打著口哨消失在滾滾煙塵之中。

浪寨子的第二樂章,猶如一首纏綿的抒情詩。到了晚上,小伙、姑娘都穿上自己最滿意的衣服,約上幾個未婚朋友,帶上酒、肉等食品在約會的地點聚會。同來的朋友們或說或唱,從不同的角度介紹自己的朋友。如果姑娘墜入情網,這個聚會便延續到深夜而不愿離散。在難分難舍之時,定下第二次約會的地點、時間。

浪寨子的第三樂章,即姑娘在赴約途中從側面對小伙了有了一些了解,而不愿這門親事時,雖有約姑娘卻不赴了,或約會時頃刻即散,躲回家中。這時小伙便用歌聲在房外繼續求愛。個別用土塊、石塊向房內扔去,逼使姑娘赴約。此時姑娘或請一位能說會道的中年婦女去謝絕男方的求愛,并要回頭帕;或請一幫小伙搶回頭帕,把求愛者趕走。那么小伙只好“改換門庭”“另擇高枝”。

浪寨子的第四樂章,充滿熱情、活力和幽默感。在第二次約會時,雙方都要帶上能歌善舞的伙伴,通過情歌對答增進感情。對歌從相見歌、約會歌、催情歌、查問歌唱到贊美歌、結交歌和離情歌。“送郎送在五里坡,再送五里不算多,路上有人盤問你,就說妹妹送哥哥。”婉轉悠揚,悅耳動聽,使談情說愛融進了富有詩意的特定環境中,創造出一種感情勃發的氛圍。

浪寨子的第五樂章,是終曲。男女雙方多次浪寨子后,隨著感情加深,兩人在草叢中、樹蔭下、打麥場、高山上,敘談玩樂,一經確定關系,便請媒說親,永結秦晉。整個過程,充滿著浪漫奇特的色彩,具有濃厚的民族風情和鄉土氣息。

[搶婚.說媒]

當雙方感情達到頂峰時,他們就會商定好日期,由小伙子到姑娘家中“偷偷”將姑娘“搶走”當“搶婚”的時間確定后,姑娘約上自己最好的女伴一同打扮好,在約定的地點等候小伙子來“搶”。,小伙子則帶上最好的朋友騎上馬、直奔約定地點。姑娘有時為了測試小伙子的真心,會讓好友和自己一樣的裝扮、夜幕下讓小伙子辨認誰是自己的意中人。

第二天清晨,小伙子家請上本寨中德高望重的老者,正式前往姑娘家“說媒”。至此,姑娘父母才知道自己家的女兒已被別人“娶走”。

[結婚]

一夫一妻制是藏族主要的家庭形式。藏傳佛教中的黃教嚴禁僧人取妻,而其余各派的僧人則可以結婚。

藏族婚禮儀式獨具特色。婚日一早.雞剛叫頭遍,新郎家的舅舅帶上親友便至新娘家迎親,新娘由至親及女伴陪送。新郎的村鄰每家都會贈送一桶清水,從新郎家門前依次排成長龍,在進門的那只水桶旁。新郎會放置若干茶包,供新娘下馬踏用,新娘下馬后,送親人會在每個水桶上放一條哈達以示謝意。新娘進門前,親友還會用柏樹枝蘸水揚灑,有時還撒青稞粒,據說可祛魔除邪。新娘進門以后,新郎家長向新娘捧敬一碗牛奶,祝他們生活美滿富足,主婚人將一條哈達拋掛中柱,祈求吉祥并念頌詞向新人祝福。然后眾人慶賀嬉鬧,勁歌酣舞。

[生育]

藏族小孩生下來的第3天(女孩是第4天),親朋好友攜青稞酒、酥油茶、小孩衣物等前來祝賀,并舉行“旁色”儀式,藏語意為清除晦氣。“旁色”是吐蕃時期留下來的古老儀式,這天早上,生了小孩的人家會在家門口放一堆小石子,生的是男孩,便堆白堊石子;生的是女孩,什么石子都可以,并在石堆旁燃燒松柏香枝。前來祝賀的人們,首先在石堆和香堆上撒上糌杷面,然后再進入主人家門。

孩子滿月之后,便要選擇黃道吉日舉行出門儀式。這天,母子(女)倆都換上新裝,由親人陪著(陪同的人也穿新衣裳)出門,首先到寺廟朝佛,祈求菩薩保佑新生兒長壽,在世上少受災難,之后到親朋好友家串門,多選擇有福氣的人家、以期待孩子將來也能組成幸福家庭。嬰兒第一次出門時,家人會在其鼻尖上擦一點灶孔里的煙灰,使他不被魔鬼發覺。

[名字]

藏族同胞有名無姓,通常是兩字或四字。名字多取自佛教經典,故重名的人較多,但可在名字前加上大、小、本人特征、出生地、居住地或本人職業等以示區分。一般還有男女性別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