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溝旅遊

九寨溝旅遊首頁 » 九寨溝人文

《格薩爾王傳》研究

《格薩爾王傳》

《格薩爾》是藏族人民集體創作的一部偉大的英雄史詩,歷史悠久,結構宏偉,卷帙浩繁,內容豐富,氣勢磅礴,流傳廣泛。《格薩爾》為我們提供了寶貴的原始社會的形態和豐富的資料,代表著古代藏族文化的最高成就。史詩從生成、基本定型到不斷演進,包含了藏民族文化的全部原始內核,在不斷地演進中又融匯了不同時代藏民族關于歷史、社會、自然、科學、宗教、道德、風俗、文化、藝術的全部知識,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美學價值和欣賞價值,是研究古代藏族社會的一部百科全書,被譽為“東方的伊利亞特”。

從目前掌握的資料看,《格薩爾》大約產生于公元前后至公元五、六世紀,即氏族社會解體到奴隸制國家形成時期,氏族、部落、部族和民族之間的戰爭是格薩爾故事的源頭。到了公元七世紀至九世紀即吐蕃王朝的鼎盛時期,藏族社會歷史發生了巨大的變革,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和文化事業的發展,民族自信心和民族精神得到了極大張揚。充滿英雄主義色彩的英雄人物和戰爭史實,自然會在民間衍生出許多奇聞異說,輾轉繁變而終成故事。這些留在人們記中的歷代往事,與信仰結合著代代相傳下去。人們將自己對生活的理解認識,對雪域高原的各種自然崇拜以及多種多樣的民間文化知識都編進了這悠久的古歌之中。大約在這一時期,格薩爾故事的傳說框架基本成型,并出現了一批手抄本。在吐蕃王朝崩潰即公元十世紀之后,格薩爾進一步廣泛流傳并得到不斷地豐富和發展。不同時代的人們,根據自己的情感、嗜好、信仰。興趣對人物和故事進行修改。作為傳說,它處于信仰和幻想之間,是生存在不同時代的藏族民眾在共同承認的下意識中集體創作的,根子雖在古代,但卻不斷地繁茂滋長。

《格薩爾》是關于藏民族部落戰爭和藏區統一戰爭的神話,全部史詩的內容主要是戰爭,但《格薩爾》又是一部包羅三界*總攬神佛的英雄史詩。史詩的主人公格薩爾既“征服有形的敵人”,又“調伏無形的鬼怪”,因此,史詩的內容虛實并存、亦真變幻。從格薩爾作為天神之子降生人世到降妖伏魔、安定三界,最終返歸天界,整個史詩完全被包容在龐大的神話體系之中。

關于《格薩爾》的結構,按照傳統的說法,有《天界篇見《英雄誕生入《賽馬稱王》等分部本作為序篇,描繪了整部史詩的基本框架。接著是四部降魔史,格薩爾降伏四大魔王的英雄業績,構成了史詩的主體部分。假若把《格薩爾》這部帙浩繁的史詩,比作一座宏偉的藝術宮殿,那么,這四部降魔史就是支撐這座宮殿的四根大柱,其它各部,都可以看作是從這里派生出來的。由此便產生出“十八大宗”、“十八中宗”、“十八小宗”等部。最后是《地獄救母》。

民間藝人在說唱時,常常用這樣三句話來概括史詩的全部內容:“上方天界遣使下凡,中間世上各種紛爭,下面地獄完成業果。”

“上方天界遣使下凡”,是指諸神在天界議事,決定派天神之子格薩爾到世間降妖伏魔,抑強扶弱,拯救黎民百姓出苦海。“中間世上各種紛爭”,講的是格薩爾從誕生到返回天界的全過程,這一歷史,構成了格薩爾的全部英雄業績,也是史詩的主體。“下面地獄完成業果”,是說格薩爾完成使命,拯救墜人地獄的母親,以及一切受苦的眾生,然后返回天界。

《格薩爾》是在藏族古代神話、傳說、詩歌、諺語等民間文學的豐厚基礎上產生和發展起來的,作為藏民族的英雄傳奇故事、,《格薩爾》有著深厚而廣泛的群眾基礎,在整個藏區及其周邊地區廣為傳唱。藏族有句諺語:“嶺國每人嘴里都有一部《格薩爾》”,意思是說生活在雪域之邦的每一個藏民,都會講述《格薩爾》故事。在長期的傳承過程中,經過廣大民眾,尤其是才華出眾的民間說唱藝人的再創造,《格薩爾》故事發生了很大的演進,史詩的內涵和外延不斷擴展故事情節和人物性格不斷豐富和生動,出現了很多異文本。各個民間藝人說唱的《格薩爾入其主要內容和基本情節雖然大體相同,但在具體內容、具體情節和細節上又各有特點,自成體系。與世界上一些著名的史詩,如古希臘的荷馬史詩、印度的《羅摩衍那》和《摩河婆羅多》相比,《格薩爾》有兩個明顯特點:

第一,《格薩爾》是一部活形態的史詩。史詩至今活在人民群眾之中,在青藏高原廣泛流傳。被稱之為“奇人”的優秀民間說唱藝人,以不同的風格從遙遠的古代吟唱至今。

第二,《格薩爾》是世界上最長的一部史詩。從目前已經搜集到的資料看,《格薩爾》有120多卷、100多萬詩行、2000多萬字。僅從字數來看,遠遠超過了世界幾大著名史詩的總和。荷馬史詩《伊利亞特》共24卷,15693行;《奧德修記》也是 24卷 12110行。印度史詩《羅摩衍那》全書分為七篇。舊的本子約有24000頌,按照印度的計算法,一頌為兩行,共有48000行。最新的精校本已壓縮到18550頌,37000多行。《摩河婆羅多》是一部內容十分豐富的史詩。全書分成18篇,一般說有10萬頌,20多萬詩行。在《格薩爾》被外界發現和認識之前,曾被看作是世界上最長的史詩。

每一部《格薩爾》又有不同的異文本和變體,它們之間同中有異,異中有同,各具特色。每一位優秀藝人的說唱本和每一個分部本都有各自的讀者(聽眾)圈,都有獨立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到現在為止,《格薩爾》的搜集整理工作還在繼續進行。一些最著名的說唱藝人,如:扎巴、桑珠、玉梅、才讓旺堆等人的說唱本,還在記錄整理之中,并將陸續出版。如果全部匯總起來,至少有400—500卷,則篇幅更大,字數更多。